中国南极科考队厨师年夜饭做什么?青菜这时才吃
2017-10-15
A彩平台报道,张磊,中国第34次南极考察越冬后勤保障岗位队员,毕业于武汉商学院烹饪工艺与营养专业。2017年12月,张磊到达长城站担任后勤厨师,为第34次南极科考队服务。今年,他在南极大陆度过第二个春节,又迎来了第35次南极科考队。
 
值班心声
 
虽然想家,但这一年多的时间是极其难得的经历。
 
工作感悟
 
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站好每一班岗。一次南极行,一生极地情。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北京时间2月4日,当全国大部分地区的人们围坐家中准备收看春节联欢晚会,远在南极长城站的张磊正伴着当地的日光在厨房里忙碌。
 
作为中国南极长城站的后勤厨师,这是张磊第二次在南极大陆过年。每年准备年夜饭之前,张磊和同事都会向科考队员们征求意见,问问大家想吃什么———对于不能回家过年的科考队员来说,一桌具备家乡风味的年夜饭,便是最为朴实的慰藉。
 
体能和心理素质都得过关
 
南极大陆,地球最南端的“白色沙漠”,年平均气温在-25℃左右,常年刮着狂风。这片大陆属于全人类,却因遥远和酷寒成为少有人能踏足的地方。
 
2017年12月,经过30多个小时飞行,张磊终于抵达南极大陆。飞机下降时,舷窗外一片雪白,长城站前飘扬的五星红旗映入眼帘,让自小在南方长大的张磊倍感新奇。“跟书本上看到的一样,激动得好几个晚上没睡着觉。”他说。
 
正式成为第34次科考队的后勤保障队员前,张磊接受了长达一年的选拔和培训。冬训的场地在黑龙江亚布力,预选队员们要在零下20多摄氏度的环境里进行垂直攀登、滑落停止、GPS使用等训练,掌握抢险救生的基本技能,从而为南极科考的生活打下基础。
 
南极科考分为度夏、越冬两种,度夏一般从12月到次年3月,此时是南极的夏天,气温较高,白昼较长,适合从事科考活动;其他时间则是越冬。
 
社交和娱乐活动匮乏,加上科考生活本就枯燥、单调,到了冬天,极端特殊的封闭环境,超过50天的茫茫极夜,对每个队员的心理健康形成了严峻挑战。因此,在选拔培训期间,除了体能训练,冬训时还有密集的心理测试。张磊说,几百道题目一做就是半天,相当考验人。
 
做菜至少一周不能重样
 
长城站位于乔治王岛南部,是中国极地研究中心在南极建立的首个科考站。这里地处南极圈外,最近十年的年均最低气温约为-12℃。气候不算特别恶劣,但也很难培育食材。站里的食物,主要依靠极地考察船“雪龙号”来运送补给。
 
“2018年吃的东西,一般是前一年的中旬去采购。装在船上拉过来,要吃一整年。”张磊说,在南极这个天然的大冰窖,新鲜食材几乎没有,绝大多数食材都经过了长时间冷冻。冻鸡肉、冻猪肉、冻鸭肉、冻牛肉……甚至连许多蔬菜都是冷冻着的,做饭前要先把菜叶外包裹的冰块砸掉。
 
在远离家乡的茫茫雪域,吃,是科考队员们寻找乐趣、寄托乡愁的事情之一。面对有限的食材和烹饪条件,厨师们必须使出浑身解数,全力激发出食物的美好滋味。张磊总结出了经验:每日三餐做出来的菜,至少一周不能重样。
 
“比如五花肉,可以做扣肉、粉蒸肉、咕咾肉、红烧肉。”他说,“反正就变着花样做呗。这边的生活本来就挺枯燥,人经常重复吃某样东西,会烦的。”
 
为了让队员们吃得更舒心,张磊和厨师同事也接受“点菜”。
 
今年年夜饭有火锅、饺子
 
长城站的伙食,也颇受外国友人欢迎。张磊说,科考队员串门前先向对方国家的科考站发函,走完了同意流程就可到站里“蹭饭”。
 
2018年2月,哥伦比亚国防部长和海军总司令官到长城站做客,张磊知道南美国家口味偏甜,花了一晚上备菜,做了红烧肉和糖醋里脊,还做了芝麻糖当点心。哥伦比亚国防部长对这次大餐很是欣赏,特意到厨房找张磊合影。
 
在南极地区,最金贵的食物是新鲜蔬菜。“在这里吃青菜,就像在国内吃非常高大上的东西。”张磊告诉A彩平台。
 
2014年,长城站开始尝试温室栽培。如今,几平米大的温室里有两层菜架,队员们平时能吃到白菜、豆芽、茄子、韭菜、辣椒、黄瓜、番茄等,偶尔还能吃到新鲜草莓。张磊说,每次只能采收一小碗草莓,远不够全站的人分,主要是让队员们尝个新鲜,有队员过生日时也会放到蛋糕上做个点缀。
 
今年春节,长城站里有40多个科考队员,商量年夜饭吃火锅。“之前种出来的菜一直没收,特意留着过年吃。”张磊笑道,还有些菜一个月才能采摘,为了让大家的年夜饭里有更多蔬菜,这些小菜苗也被提前采摘了。
 
曾三次到南极地区参与后勤保障的武汉商学院教师戴涛,不久前也随新一批科考队员来到了长城站。两人一起准备年夜饭,主食、火锅之外,他们还制作了卤牛肉、拌海带等凉菜,包了鸡肉馅、牛肉馅的饺子。
 
得知一些北方地区会在饺子里包上硬币寓意好彩头,张磊把硬币换成了芥末和辣椒粉。“好玩,热闹嘛。”他笑。吃到这些特别饺子的队员,会得到一份小礼物。
 
休息时外出散步看风景
 
长城站使用的时间,跟北京时间相差12个小时。去年,张磊在站里经历了传说中的极夜,见识到了南极的“杀人风”。地上的雪粒在狂风席卷下漫天飞舞,仿佛弥漫的白烟。
 
虽然作息无法跟国内保持一致,不能时常跟亲人朋友通话,才26岁的张磊却并不觉得无聊。他说,每天5点多起床为大家准备早餐,点炉子、开蒸箱、熬稀饭、烧水下面条……蒸煮煎炸样样都有。上午休息一个小时后就要准备午餐,下午休息三四个小时再准备晚餐。每天的时间围绕着工作展开,日子过得挺充实。
 
待极夜过去,赶上天气好,张磊会约上有空的队员一起去散步。他告诉A彩平台,南极地区的环境比较恶劣,出于安全考虑,队里规定,每次出门至少要有两名队员结伴。由于平日里活动范围有限,队员们有空时都喜欢出门走走。
 
每次外出散步,张磊都会带上相机,把看到的美景拍摄下来。他很喜欢南极的黄昏:从山峰上往远处看,天空是一片澄澈的浅蓝色。皑皑白雪望不到尽头,隆起的丘陵投下影子,还没有暗下去的雪原在夕阳的照射下,呈现出淡淡的粉红。长城站的主体建筑变得像火柴盒般大小。
 
两年春节没有回家,张磊都是通过视频电话跟家人拜年。他坦言,想家,但这一年多的时间也是极其难得的经历。今年4月,他将踏上归家的旅程。“再过几个月就能回家了。拍了好多好多照片。”他说。
相关新闻
 

电话:

传真:

邮箱:

地址: